首页 >
  宇文明光示意姐姐禀退了下人,就迫不及待的道:“姐, 那个孩子的事我都打听清楚了, 他被那家好心人收养的时候,就在官府留了档的, 当时那孩子还记得自己的名姓, 就是叫顾策, 那家人一直没给他改名字,而且他与当年丢的孩子年纪相当不说,他与那顾文博长的实在太像了, 我觉得,这次应该错不了, 他就是当年丢的那个孩子。”  男人沉默地为崩溃地跪在地上的女主撑起伞。  她以为,怀上一个宝宝,便是上天对她的恩赐。  阮芷音迟疑了会儿,伸手接过对方的名片,笑着道:“谢谢,如果真有需要的话,就麻烦傅律师了。”   侯夫人一愣。   ****  徐子靳浑身一僵,死死盯着她。“严一诺,你疯了?竟然咬我?”说着,捂着嘴退开少许。   宋唯一感觉毛毛的,爱丽丝的脚步立刻停下来,冷笑着问:怎么?怕了?这也就怕了的话,还想去ura?那个地方,可比这里恐怖一百倍不止。  一旦她做了什么坏事,她直接大喊出声,有本事,宋唯一就做!  “医院?”宋唯一的手开始发抖。  “强尼,你怎么在这里?”作为徐子靳的朋友,老太太虽然少跟他打照面,但确实认得他的。   彭的一下,裴辰阳直接倒在沙发上。   ***  她以前所未有的认真打量这个孩子,有徐子靳和严一诺的基因作为基础,即便这个小哭包现在的样子很丑,也能看到小家伙的轮廓是精致而又漂亮的。   “对啊,对啊,放过我们吧。”   “小叔,你们怎么来了?”宋唯一好半晌,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。   “我自己去找,一定可以找到的。”徐子靳咬牙。  王晞眨了眨眼睛,觉得这画风怎么变得这么奇怪。   不仅炫耀,还要大大的炫耀,看不眼红死这群八婆!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